主页 > W徽生活 >大人的恐怖 >

大人的恐怖

时间:2020-06-29 来源: W徽生活 点赞: 671

大人的恐怖

「自己」到底是什幺?恐怖也许是趋近自己的好方法,阿刀田高在《恐怖极短篇》里提到,「在种种的恐怖中,最可怕的便是,发现在自己之中,存在着不是自己的东西。」,小孩大概是不会懂这段话的。毕竟那时连「自己」是什幺都不理解,那纵然自己里存在着不是自己的东西,又有什幺好害怕?也许恐怖小说家三津田信三最能理解阿刀田先生这段话,三津田信三小说《忌馆──恐怖小说家的栖息之处》里身为编辑的叙述者「我」收到朋友来电,说桌上正摆着署名三津田信三──也就是「我」──的投稿稿件,但问题是,「我」并没有投稿啊。小说中的「我」搬进一栋老屋里,并开始在刊物上连载恐怖故事,那时,小说就像是巨大的建筑,他越是写,却发现笔下的情节,正在周旁房间里上演。是谁在写「我」?「我」写的又算是什幺?「当我凝视着模型屋的窗户,却发现,窗外有一颗巨大的眼珠也正瞪视着我」,别再说真实与虚构的界线逐渐抹糊这种老套的词儿,他不过是让里面变成外面,又让外面被写进里面,而我发现在自己里头,存在着不是自己的东西。恐怖是这样来的,一切总是渐渐,焚风与暮色挟带黄昏将渐,影子渐短,一切势不可阻。

希区考克电影《惊魂记》也是「我之中发现存在不是我的部份」底恐怖故事,观众要到最后才发现,真正的兇手是「在我之外的我」。电影改编自小说家罗伯‧布洛克小说。冤有头债有主,但布洛克的的故事也并非原创,取材至 1957 年美国发生的艾德‧盖恩(Edward Theodore Gein)连环谋杀案。

小镇里警察调查失蹤案,却意外发现涉案的盖恩家中出现大量肉块,盖恩并以人齿啊耳朵嘴唇一类做成各式家具与披挂。据办案员警表示,盖恩「丝毫不带邪恶气息」,「他只是想把一切拆开来」、「他想知道这里头是怎幺做的」,那样的台词应该出现在电视节目「全能住宅改造王」或「生活智慧王」里,但盖恩用自己的家变成一时代恐惧的代名词,他的故事遂也成为后世诸多恐怖小说与电影的底稿,但在案发当时,时代尚保守,不会出现狗仔跟监或 SNG 连线,事件再恐怖,新闻也就一小块,就连小说家布洛克也是边边角角蒐集零星资讯,灵光一闪拼出一幅以此为基底的故事拼图。但随着盖恩接受审判,布洛克却发现,真实并未与自己笔下虚构错开,小说《惊魂记》中无论是对兇手的心境素描,或是犯案因由,竟无比贴近现实中的盖恩,「在创造小说角色的过程中,我已经非常接近爱德盖恩的真实人格。这件事让我很害怕这些情节是怎幺想出来的,结果,接下来足足两年,我刮鬍子和修脸时,都闭着眼,不敢看镜子里那人」。从盖恩到布洛克而至希区考克,那不只是照镜子,在自己里头发现别人。那是一道镜像长廊,我发现我之中有别人,但这别人的别人里还有别人,那恐怖无比绵长,近乎疲倦。

电影《惊魂记》问世将届半世纪,又有了史蒂芬‧瑞贝罗考察《惊魂记》拍摄始末所撰写《惊悚大师希区考克:重返惊魂记》一书,这本书再被翻拍成电影《惊悚大师:希区考克》(Hitchcock),镜像长廊因此加盖延伸了,有趣的是,在《惊悚大师希区考克:重返惊魂记》里提到,希区考克是在无比焦虑下推出了《惊魂记》,其中让惊悚大师也为之惊悚的是,当时好莱坞来了一位法国导演克鲁佐,他的作品《恶魔般的女人》在美国取得票房和艺术上亮眼成绩,人称其「法国的希区考克」,《纽约时报》影评更提到「比起希区考克,克鲁佐的出手力道更猛,更厉害」。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suncity在线开户|最精准的接收|本地生活服务新媒体|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