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悠生活 >开放政府的重点:意见交流能够被记录、延续、即时更新 >

开放政府的重点:意见交流能够被记录、延续、即时更新

时间:2020-07-08 来源: N悠生活 点赞: 908

开放政府的重点:意见交流能够被记录、延续、即时更新

零时政府(g0v)社群创办人之一的网路创业家唐凤,确定入阁担任「数位政委」一职,她致力透过数位工具为民主制度提供新面貌。身为一个準公务员,唐凤就连与大众沟通的方式都与过往政府单位一板一眼的沟通模式不一样,更加「数位、即时且有互动性」。

唐凤开了一个线上 wiselike 表单 ,开放大众提问任何问题,她本人都会在下面一一回覆。开放约一个星期,累积的问题数量、广度、深度都已经十分惊人。

唐凤开放网路提问,展示了数位民主的可行方式

透过此种方式,唐凤其实展示了一种新的对话模式,不仅回答、纪录提问者的问题、展现自己对于数位政府、技术应用的理念,而且任何人都可以针对相关主题持续提问、对话。在爬文过程中,不仅可看出大众关心的议题,议题的讨论脉络发展也可不断的拓展。

简单来说,只要这个表单存在,我们就可以不断地透过此表单与唐凤长期对话。这样的对话方式,不仅有效而且更 demo 出政治人物未来处理民意的可行方法之一。

为了实验此种新兴对话、沟通模式,TechOrange 尝试多次提问,从一开始针对政府的数位思维讨论,到后来对数位民主概念的辩证,其实在多次与唐凤对话的过程中,概念是越辩越明的。

未来,我们也会持续地透过此种方式与唐凤对话,不仅要深化议题讨论,同时也会就当下的热门议题做对话。以下为目前 TechOrange 与唐凤的对话整理:

政府是否有足够的数位思维?

TechOrange 问(以下简称问): 入阁后,如果不小心手痒,想要骇政府网站怎幺办?

唐凤(以下简称唐):我自己的习惯,是把建设(创造新程序)的 hacker 翻成「黑客」,把侵入(找出既有程序漏洞)的 hacker 翻成「骇客」,两者的基础知识虽然重叠,但其实是不同的专业。我擅长的是前者,后者并非我的专长。

问: 会找朋友来帮您(政府)做压力测试吗?

唐: 这是行政院资通安全处的工作,我不会直接介入。

问: 政府单位用 IE,会不会想要出手拯救一下?

唐: 微软已经不维护旧版 IE 了,IE11 是最后一版,我想随着 Edge 和网页标準的普及,这只是时间问题。

问:vTaiwan 上面的案子,是否有优先加速推动的项目? 为什幺?

唐: 目前就是金融监管沙盒、公司英文名称两案,我们会照着正当程序来走,不会特意求快。

技术让民主社会中的意见能够「真正」交流

问:政府现在在倾听民意上,常被诟病倾听不足、不够透明。您认为这个号称「最会与民沟通」的政府该如何透过技术、工具或是体制改革,来同时倾听千人,甚至上万人规模的利益团体意见?您认为数位技术可能促成民主沟通的实现吗?

唐: 全球各地的公务体系,在电子化的同时,往往承续了纸本沟通的习惯,对「传达给千万人」较为熟悉,对「倾听千万人」较不熟悉,而对「千万人同时协作」更不熟悉。

问:您是 vTaiwan 平台的推手,在过去一年以来,以您推动 vTaiwan 的经验来看,民主公共共识的理想形成模式是什幺?您觉得数位工具技术能够让民主体制有什幺不同的样态?

唐: 数位科技可以提供节省精力的工具、示範新的沟通方式。但最重要的,还是「多元」和「包容」的价值信念,也就是让参与能力和程度不同的利益相关者、意见彼此相左的朋友,都能共同设定议程、进行讨论。

承上,在多元与包容精神的前提下,民主共识的形成可以有许多创新的途径,例如 vTaiwan 等实虚整合的讨论平台。平台本身不是答案,而是人们有机会透过它来找到答案。

台湾的民主制度众议成林,各界已经高度参与。下一步是让各方倾听和言说的比例趋于对称,并透过技术辅助,让原本没有参与习惯的朋友能够发声,并且体会彼此的处境。

问:您怎幺看「民主社会的危机」或「民主在退潮」这样的观点?

唐: 随着社会持续演变,民主精神更多元的呈现方式不断出现,具体实例如公民投票、参与式预算等。 在民主的进程中出现挑战、进而引发创新,并不意味着民主发展遇到终点,而是转折点。

问:全球政府都面临数位治理转型难题,传统公务系统的数位/网路思维、技术理解无法与时俱进,10/1 担任政务委员后,您如何强化台湾政府部门的数位治理能力?

唐: 我会先从自己办公室的互动空间设计开始,示範数位系统的建置原则。如果事务人员朋友逐渐自愿採用,或许文化就能改变。

政府各部门都需要逐渐数位化

问:您会参考英国、新加坡或是纽约地方政府的作法,在行政院中央直接设立数位经济办公室吗?

唐: 至于是否应该成立数位经济办公室,有两个面向需要思考。

首先,数位经济的业务是否能由现行的政府组织所承担?如果确实无法,再来考虑新成立,否则就容易出现叠床架屋的问题。依照实际职能需求,或许也可以採取任务编组,在不增加员额的情况下,妥为因应。

其次,数位化作为社会发展趋势,无论「数位经济」是否独立编组,我认为应一以贯之的融入政府各部门的作业流程与政策思考,让各个部门都逐渐成为「数位化部门」。

英国数位治理案例是台湾可借鉴的例子

问:英国在开放政府、数位化转型上,一直是一个大家不断提起的例子。您认为,台湾在借镜国际经验上,有哪些国家的重要实例,值得我们的社会共同认识与探讨,以之作为台湾自身数位治理转型发展的参考?

唐: 英国确实在数位治理上着墨甚多,特别是新进提出的金融监理沙盒制度,我认为值得考虑。对此议题,我们已经初步完成利益关係人意见徵集,将于九月初进入讨论程序。

随着讨论的滚动,数位发展的需求会不断被呈现出来,届时,就会有更多的资讯来判断应借镜国际的哪些经验,又有哪些经验是台湾可以与全球分享的。

问:适法环境是根本且重要的数位转型发展工作,目前为止,您针对许多提问的回答中,多次提到资安相关法规的重要性。您入阁担任数位政委之后,在资安法规的修法、改革上,会採取哪些推动作法?另外,国防的数位资安也是一个急需关注的议题,您会不会协助这块的修法或是观念提倡?

唐: 资讯安全属于资通安全处的业务,具体方向将在资通安全管理法里规範,此次立法由吴政忠老师督导,预计在新会期提出。 同上,目前我的业务範围不包括国防领域,因此无法评论。

开放政府的重点:让对话能够被记录、延续、即时更新

问:政府从去年开始大力提倡政府开放资料。政府开放资料的效能,不在于资料多寡、而在释出资料的方式是否方便民间索取应用。在开放政府的目标下,您未来在开放政府上,会怎幺推动新一阶段的开放政府施政工作?

唐: 如前所述,我对开放政府的进路,是採取对不特定人「示範实验、提供工具、自愿採用」的方式。

实务上,希望能 具体落实滚动式检讨 :也就是随着客观事实改变,政策需要修订时,尽量让所有人(包括立法委员、政务事务人员、专家学者、民间利益关係人、议题社群,以及各界公民)在进入下一次对话时,能先承接上先前的脉络。

(图片来源:COSCUP ,CC licensed,本文开放合作伙伴转载。)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suncity在线开户|最精准的接收|本地生活服务新媒体|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